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没有了妖魔的取经之路

  时间就像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的掌中沙,无论是攥紧双拳抑或伸张双掌,都会倾泻到那满地金黄之上,没有留下一道痕迹,却在我心上刻画出万丈沟壑。

  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曾写道,历史的时间可谓是由那莫高窟的壁画累积起来的,累积得多了也便成了文化。也许吧,我觉得我的时间亦是如此,虽然我无法掌控时间的走向,但我在每个时间阶段所做的点点滴滴便拼凑成了一辈子。由生至死,每个人由钻进父母所赠的皮囊开始。时间的结果早已既定,但我的时间却是一幅大拼图要我自己一点一点亲手拼满。也许当最后一块被拼上的时候,虽不如那些名家们星光灿烂,可是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

  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一位比尔盖茨,只有一个股神巴菲特?他们成功的经验早已被人们剖析得一丝不挂,可为什么始终没有第二个第三个“他”的出现?无疑,他们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也许能从他们的成功中获取经验,但终究无法再现。其实,这些情况能够用一句话很好地概括——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如果只是一味地模仿,获得的成功必然是有限,甚至获得的不算是成功,而没有创新,没有以适合自己的方式利用自己的时间,到头来依然是停滞不前。

  其实所有的名人与我们并没有本质的不同。我们芸芸众生中的每一个不过都只是时间长河中的一粒沙粒,一朵水花罢了。随着时间的流转,一切的一切都将湮灭在岁月的齿轮之下。所以,我们所能做的便只有亦是只能正确地利用每一分每一秒,充实地走过每一段时光的轨迹。而非当我们生命的沙漏漏尽时,从那飞舞的沙尘中看不到闪着光芒的回忆,有的却是一段段灰蒙蒙的空白。

  宇宙的法则限定着我们无法攥住一丝一毫的时间碎片。我也不能便捷地将别人生命中的成功如拷贝般塞人自己的时间里。所以,我只能拼命压缩每一分每一秒里的点滴将他们一丝不剩地塞入时间的沙粒中。

  因为我知道,同样是一条以生为起点以死为终点的赛道上,赢家不是最快冲过终点线者,而是每一个能以自己的方式,利用好每分每秒跑过每一段赛道的人。点滴凝聚即为无悔的成功。

  我只是一介书生,所以难免卖点书呆子气。每每看《西游记》,总觉得既然孙大圣可以日行千里,为何不背着唐僧一步西天,也省得一路上千辛万苦,还有这妖那精的惦记着唐僧肉。

  如果一步西天,倒也爽快,只是师徒几人的关系恐怕也只能停留在“酒肉朋友”的层次上了。所谓“患难见真情”:八戒虽色,却处处念叨着师傅,偷了个西瓜还不忘分给师傅半个;沙僧虽傻,却任劳任怨,甘心做大伙儿的下手;悟空虽狂,可师傅有难,不也是不顾生死,降妖除魔吗?战场上结下的友情才是钢铁铸成的啊!倘若一切都太容易,那悟空充其量只是个开路的,沙僧充其量只是个脚夫,八戒逗逗大家开心而已,便是一个太无趣的故事了。

  如果一步西天,唐僧倒是可以省去一路的担惊受怕的搅扰,安心地吃斋念佛,朝发夕至,取回佛经。可所谓“出门长见识”,唐僧若只随徒儿们在云里雾里日行千里,又怎知这天底下人间的百态?敝人不才,未曾念过佛经,可也听说佛从人间来,人间酸甜苦辣尝尽,才换来“佛”超脱尘世的感悟,写入佛经,贻养后人。不经历千难万险,唐僧又怎能真正领悟这佛经的精深蕴意?阳光总在风雨后啊!

  真的可以一步西天,佛经取回,又怎么样呢?抑或,难道西天之行仅仅为了取回几本经书吗?

  没有遇上白骨精,没有进过盘丝洞,又怎知世间的险恶?没有住过高老庄,没有下过龙王庙,又怎知世间的冷暖?人性中的怯懦如何除去,人性中的恶性如何摆脱?至性如何养成,高僧如何修炼?倘没有这一路历尽艰难的感悟,又怎可获得?

  我们活在世上,总希望找这样的捷径,那样的捷径,叹为“一步登天”才是最大的财富。我们厌恶过程而只求所谓的结果,我们不管它是“猪肚”还是“蛇肚”,除了“豹尾”,我们什么也不要。所以今天我们还要防什么作弊,防什么替考,防什么徇私舞弊,防什么假冒伪劣。

  倘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取经之路,以开放的心态迎接磨难,迎接考验;倘若每个人看到的不仅是鲜花掌声围绕的“豹尾”,更祈求一个丰富多彩的“猪肚”,那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们得到的又岂止是那几句赞美之词呢?

  没有妖魔的取经之路,是一条南辕北辙的路。